bbin娱乐场网站>概率分析>1971游戏|因果?还是报应?——太行山脉百年老松下发生的离奇故事

1971游戏|因果?还是报应?——太行山脉百年老松下发生的离奇故事

2020-01-11 11:04:24

1971游戏|因果?还是报应?——太行山脉百年老松下发生的离奇故事

1971游戏,太行山脉东麓五台山的山脚下有一小村庄叫:二里半沟。这村子坐北朝南,背靠五台山;从村子向南俯视,正是二里半沟峪口,开阔明亮;远处有一大水潭,全是泉水活流,冬不结冰;再往南是连绵起伏的山坡,多是松柏、灌木,四季不枯。

按理说,二里半沟后有靠山,前有明堂,远有案山水口,正是风水上的一处宝地。但是,这村子先不说富足一方,村子里有几十户人家靠着低保度日,附近几十里都说:“好娶二里半沟的姑娘,不嫁二里半沟的后生!”意思是说:娶到二里半沟的姑娘是好事,人又乖巧,长得又标致,而且婚礼钱也低;但是嫁给二里半沟的后生,就得受苦咯。

也是因为村子里越来越穷,不少年轻人都拼命地出外打工,争取离开这里,在外定居。所以二里半沟村是越来越穷,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。

其实,二里半沟也曾辉煌过,民国时期就有出外国留学的人。还有一位参加实业救国运动,做俄罗斯的皮毛出口生意,在整个行业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。

读到这里,我想很多朋友就会问:为什么二里半沟变成如今窘迫了呢?天灾不可怕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由不得半点人力;怕就怕人祸,人要修祸,避无可避。

二里半沟的故事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。

一、乾隆年间,克死县太爷

二里半沟村庄正对着的南山上有一棵松树,据说这棵松树从明朝二里半沟村建村的时候就存在了。几百年来的生长,这松树越长越粗,三四个后生都抱不住。

“人怕出名猪怕壮”,这树长粗了,同样会被别人惦记。清朝乾隆年间,当时的县太爷想看了这棵松树,给自己的老娘准备一副寿材(当地习俗,人未死先做好寿材,是子孙孝顺的表现)。就带了一批人马,准备砍掉这棵老松树。二里半沟的村民当然不同意,村子跪在县太爷的面前,恳求不要砍掉这棵松树,松树百年不易,求县太爷给一条生路。

奈何这县太爷完全没当做一回事,丝毫不顾老村长的恳求,派人开始锯这松树。四名大汉拉起大锯,不到两寸,这老松树便流出了血水。当时村民们全部跪倒在地,大喊百年松树显灵。县太爷和他的随从也是胆颤心惊,四个大汉早已跪倒在地,头快低到了黄土里。

后来县太爷一众,砍树的家具都没收拾,赶着马车就跑了。后来这县太爷回到了县里,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得了痨病,咳血而死。一时之间,二里半沟的老松树成精了,还克死了县太爷的说法就传了出去,后来方圆百里的人们都带着祭品前来拜祭。

有一日,一蓝袍道士经过此地,看到这百年老松,感叹道:“四朝老松四沉沦,佑庄三轮花甲运”。说完不理众人,转身远去。

二、抗日战争时期,伤鬼子立神威

抗日战争时期,因为二里半沟扼守峪口,成为日本鬼子的一个据点枢纽。

这据点里的日本鬼子闲来无事,就在这峪口里打靶取乐。有一天这据点的鬼子头目,心血来潮要去看看这百年松树,于是一群鬼子便爬上了这南山坡。好巧不巧,当这鬼子头目来到这老松树前,树上的鸟就排泄到了这鬼子头目头顶。当时这鬼子头目就喊狗腿子们向这老松树顶打枪,结果一只鸟也没有打到。

正当这鬼子头目大发雷霆的时候,忽然发现这老松树在往外流着红色液体,正是刚才有一部分子弹打进了松树里。

这一帮鬼子被这场景吓坏了,也许是认为这松树成精了,跪下了一大片小鬼子。

鬼子头目也是被吓坏了,大喊着冲老松树开起火来。好巧不巧,一颗子弹从松树上反弹了起来,成为一颗流弹,射进了鬼子头目的右眼里。

鬼子头目疼的大喊起来,把当时的小鬼子们都吓呆了,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反应过来,抬起鬼子头目就往山下跑······

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鬼子敢到这老松树下来,顺带着据点里的鬼子也不再对二里半沟村进行扫荡。二里半沟的村民对老松树更是感恩戴德,村民经常前去祭拜。经过这一出事,这老松树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,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二里半沟有一棵守护神树,还弄瞎了鬼子的眼。

三、十年动荡,身死道消

转眼之间,一百多年匆匆而去,时间定点到那个“人定胜天”的时代。二里半沟地处峪口,一到盛夏大雨过后,深山里的山洪汇聚,严重危害了下流的村庄。于是在县政府的申请和省里的审批,一万人聚集到了这里,他们要挖一条三十米深的大坑,将二里半沟峪修建成为一个大型水库。

不清楚当初是谁做出这个伟大的决定,一万人便在这里扎下了根,开始这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计划。工程结果就不说了,反正如今盛夏,下流村庄还是面临半个世纪前的问题。我要讲的是这万人工程期间的一个小插曲。

当时还没有取缔民兵组织,为了保障水利工程的顺利运作,县里派下来一个民兵小队,来负责工程治安。

这只民兵小队的队长姓王,是积极的红卫兵。带着他的这支队伍,处处维护治安,听说还打死过水利工程中的“流氓败类”。

当然了,可能这王队长已经觉得管人没有意思,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南坡的那一棵老松树上。他的说法是,为了响应组织号召,锻炼民兵个人能力,开始训练每个民兵的枪法。而靶子呢,就是这南坡的百年老松树。

于是,每天都可以听到一阵枪响,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年。后来有人发现,南坡上的百年老松树枯死了。当时二里半沟的村民也没有想当年一样去阻拦,去讨个说法。

老松树就这样死了。后来的一个早上人们发现老松树不见了,只剩下了一个大的树桩。竟然被人连夜砍断运走了。

十年动荡之后,其他村庄妈慢慢地富裕了起来,二里半沟村却越来越穷,从乾隆年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好是一百八十年,正是应了当年道士的那句话。当然了,那王队长在动荡结束后,离开民兵小队,成为了地方上有名的混混,结果在八十年严打时期,被判流氓罪,被枪毙了。从抓捕、审判、执刑没超过十天。

世界太大,人类太渺小;我们看到的太少,没看到的太多。这未知的世界需要我们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去对待。千万别任性,代价太大,担不起啊!

  • 最新新闻